传递理想的光氛 | 上海事业部经理 詹杰仁

走入位于八号桥创意园区的 SEED 上海门市,充满绿意的空间回荡着舒服的Smooth Jazz,门市伙伴神态从容地进行着手边工作,随着不时传来的阵阵咖啡香,步伐紧凑的城市仿佛在此慢了下来。

SEED 上海团队由事业部经理带领,除了日常的门市接待工作外,他与团队更要走访大江南北的众多城市,将 SEED 的设计想带给使用者的感受,传递给经销伙伴们,让品牌的精神能够开枝散叶,点亮更多家庭的夜晚。

SEED 上海事业部经理:詹杰仁

2010年加入SEED 的杰仁,在台北服务了多年以后,于2016年带着团队前进上海,带着一颗热于分享以及爱照顾人的心,他带领的团队在异地日渐成长茁壮。从刚落脚这座城市的陌生彷徨,一晃眼五年过去,他们已经踩稳步伐,准备继续一步步地向前迈进。回顾这些年,他总能细致梳理其中脉络,精准描绘出自己的洞察,以丰富的感受能力充实自我,令身边伙伴和他互动时,感受到他骨子里正向、温柔的能量。

这天下午,台北还在下着湿热的午后阵雨,上海却已开始感受到些许的秋凉,我们各自准备了一杯咖啡和热茶,用视讯连线的方式开启了一段漫谈。

对你来说,“灯”是什么?

– 灯是光和希望的载体,让人看得清东西,也对生活抱有希望。

大家常说灯为空间画龙点睛,因为如果没有光,空间内的所有设计和摆设就没办法明确地被呈现出来。但是除了照明以外,从心理层面来说,光就好比是阳光、空气、水这三大元素,是人自然而然会一直追寻的元素。它帮助人们驱除不安, 也让人在夜晚点灯后能够继续进行白天想要完成的事情,等于让生活能往希望的方向前进。

SEEDDESIGN 的什么精神最吸引你,同时也是你最希望能传达给大家的?

– Less is more 少即是多的精神。

生活中有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比如说一盏灯可以被加入很多功能,用“加法”的思维一直堆叠,但 SEED 在谈的简单设计是从这些“加法”中,淬炼出人最需要的东西,是一种“减法”的思维,需要决定抛弃和保留哪些东西,这相较下来是更困难的。对我来说,人的需求一直很纯粹,所以我在跟客人介绍的时候还是会回到根本,和客人说明我们怎么用简单的设计去满足人们最纯粹、原始的需求。

“沟通”是你身为市场经理大部分时间在做的事,你觉得“喜的人”在沟通时很看重什么呢?

– 了解对方真正的需求,并且真心传递相信的事情。

这可以分成两点来说明,第一点是换位思考,考验的是你能不能站在对方的立场去想,当我们把对方的需求考量进来,才能让自己叙述的东西转化成别人听得懂的语言;第二点是真心,真心地认同 SEED 的品牌理念,和客人来往时就能让人自然地感受到我们的认真,营造正向的沟通氛围。当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我们真心地沟通且建立信任,其实会超越各种话术和包装形式。

透过引介合适的灯给客人,你希望协助大家带来什么样的生活?

– 希望客人从实用的灯具中,享受随心所欲的生活。

早期大家说的“实用”,比较多是在讨论实际功能,比如一盏灯的亮度需要多亮?阅读用光需要的光线角度等等,这些都是偏理性面的实用意义。在 SEED 这里,实用的概念延伸到感性面,设计灯的时候我们也会考量人需要怎样的氛围、灯要凝聚怎样的温暖,让它不只照顾生活需求,也满足心理期待。当我们的灯满足了大家的需求,自然会在被需要的地方出现,成为日常中的一种理所当然。然后客人慢慢地就会发现,其实生活因为这些灯的存在,变得更能随心所欲了。

你认为在台北和上海,和客人的沟通有哪些差异呢?

– 在上海,沟通上会需要更灵活弹性。

你很容易在上海看到很多不同国家、不同肤色的人,这说明上海汇聚了很多文化背景。我们每一天接触到的客人很多元,介绍品牌和灯具需要更快地根据客人的生活习惯和价值观来调整互动方法。比如在选灯的时候,北方人通常会很快决定,他会很直爽地跟你说“我就喜欢这个!”;相对来说,南方客人就比较客气,沟通比较柔婉,可能会问“除了这个以外,我还有没有其他选择?”或是在介绍几款灯具后给出“我应该选择哪一个呢?”这样的回馈。

或许越往北方天气越冷,大家会常常相聚取暖,人和人的互动更直接;愈南方更有机会接触外来和商业文化,看起来更加独立,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才有这样微妙的差异。但这也不能一概而论,就只是个大概率的情形。但上面说的这些差异,就很考验我们上海同事们换位思考的功力。

可以跟我们分享你最想念台北的什么东西吗?

– 想念以前天天能吃到的早餐店。

早餐店在台湾多到唾手可得,今天吃个汉堡蛋、明天培根、后天蛋饼,这样的味道从天天吃得到变成两年吃不到,这之间的差异感就很大。虽然上海这里也有台式早餐店,可是不太容易找到一样的味道,像是这里的三明治大多不会切边也不抹美乃滋、里头不太会加火腿反而用午餐肉、小黄瓜没有用糖腌过,整体吃起来就没有在台湾很熟悉的味道。

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个你最喜欢上海的地方吗?

– 我喜欢上海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喜欢因此结交到新朋友的感觉。

到外地工作在上海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所以大家常常听到“北漂”或是“南漂”这样的说法。我们很容易在这里结识各地朋友,也因为这样去过很多朋友的老家。比如我们有个经销商朋友跟我们特别投缘,那时候大家就一起去了他开在滁州山里的餐厅拜访,感觉特别新鲜。当我们的伙伴回老家时,有机会我们就会跟着他们一起回去,回去看看每个人的家乡,一起去玩。

你私心最喜欢的 SEED 灯是哪一盏?为什么?

– SOL 弓灯,因为它保留了很多情绪的笔触。

我大学时期念的是工业设计,所以设计这件事对我来说不是陌生的事情,但进入工业设计一直有个命题,那就是怎么样去把手绘出来的东西变成一个工业产品?设计产品的时候有时会需要在工艺、材料、市场的因素下调整原来的设计,但 SOL 这盏灯就像大家在学生时期会画的Sketch,这种 Sketch 和 3D Render 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它里面有笔触。笔触的轻重会让设计的线条具有生命,SOL 把这种曲线很明白地透过碳纤维材质表现出来,比起其他灯的线条,更有那种把图面化为现实的感觉,所以我特别喜欢这件作品。

对 SEED 品牌的未来有什么想像呢?

– 吸收更多元的文化,用我们的设计语汇继续把品牌精神传递出去。

我一直很期待一件事,那就是当公司规模不断变大的时候,接触了更广阔的市场和文化背景,我们会怎么用这个养分去丰富我们的设计?因为喜的从台湾起家,所以我们的内部设计师也在台北,吸收着当地的文化养分设计作品。但是假如有一天,经营的市场更大了,我很希望喜的可以进一步囊括来自各地的设计师,让我们的作品变得更加丰富,继续把品牌的精神传递出去,成为亚太地区知名的灯饰品牌。

在这过程中我们还是会不断去回应市场,会因此产生哪些变化可能还无法想像,但能够确定的是,我们一直强调的简单、实用,满足人的生理、心理需求的这个核心价值,会一直贯穿到更遥远的以后。

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