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灵魂总舵手|访谈 SEED 创意总监

大家平时最常接触的就是门市销售人员,很少可以跟设计师有直接接触的机会。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成品,从概念发想到诞生的过程,其实是需要一段漫长来回的讨论过程,设计师们不仅要常跟自己打架,也要多方接收行销端、业务端,甚至是制造工厂端的回应,绝对不是设计师灵感一来,图划一画,产品就诞生啰。

趁着空闲时间,我们跟设计总监进行一场小专访,让大家更认识SEED,也更能理解每盏灯背后的设计理念。

设计师简介
陈昭成 Meiric Chen, Chao Chen
< 创办人兼设计总监 >

出生于1957年,从小就爱涂鸦、爱幻想,在处处充满限制的时代,经常梦到自己是一只鸟,在天空自由翱翔。 长大后,天生不按牌理出牌的他,接受工程学的教育,养成一丝不苟的习惯。 因此,他将生活中涌现的灵感,透过机械的语汇,展现在每项作品中。

代表作品
ARCHER 射手座 / DOME 苍穹/ LALU+ 拉鲁 / DAMO 达摩 / MIST 岚 / PLANET 行星

Q1:产品背后有不同的设计初衷与理念,在不同的呈现下,又共享相同的基因。
身为设计总监,每年决定推出的产品会直接影响到品牌整体印象。想请问MD,整个从设计发想到决定产品的过程,秉持的核心理念为何?

产品的表现与设计师本身的个性、想法,生活体验有很大的关联。我是直线条、随兴而处,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而这也很直觉地影响我对于产品设计上的思维 –「简约、俐落、不多于」。

例如,一条流线即能代表的意象,就不会有另一条的存在,所以,每个设计从概念到成品,是一段漫长而且不断修正的旅程。

Q2:回溯到早期台湾的时空环境,很少有原创设计的想法。当时是什么样的初衷动力,让你坚持只做自己的设计?

创立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我,只有脑中的概念跟手绘草图。当时从事仿冒品大量生产,的确是有很多商机,但是我相信自己的理念,选择走自己的路。

幸运的是,第一盏设计灯 UFO 在当时无论外型或是结构,都是新颖的想法,尽管一度因为资源不足,必须在产品外型上妥协,但我后来还是坚持想要的原样。以结果论来看,这份坚持是对的,我想,这对我后来无论环境好坏,还是坚持自己理想,有些许影响。

近几年随着全球化变迁,我们越来越能轻易地接触到国外的顶尖设计,相对的,我们也能让自己的设计力与文化,宣扬到他国,这对亚洲的设计来说是偌大的助力。
独特、有竞争力的好设计,自然会被市场接受,而这就是我们这块SEED种子品牌,不断努力的方向。

Q3:简单线条的东西,虽然俐落好搭配,不会抢掉空间主体,然而有时却容易沦于不实用;此外,制程上的困难度其实也更高,要如何让产品达成简约俐落,同时也把握到使用需求的平衡呢?

我想,一个好的产品,不应该是单纯为了设计而设计。所谓设计的原动力,就是当我们生活中,感受到物品本身使用功能的不足,开始找原因,思考解决方法。希望用新的设计把这块不足补上,让它成为舒服好用的东西。这是为什么一路以来,我一直强调“实用”的原因,如果一件作品只是美,毫无功用,那便是艺术品而非设计品了。

灯饰设计是很复杂的产业,涉入的知识不仅是单纯外型设计,还有许多电学、机械结构上需克服的问题。
办公室里的每盏灯,我每天都会摸摸看,自己亲身当使用者,对我而言,没有真正零缺点的设计,产品诞生的那天开始,就有可以改进的地方。让自己转换设计师的角色,才能有使用者的思维,进而发现盲点,做出更好的东西。

▲ DAMO 达摩/ 2013

▲ DODO 嘟嘟鸟/ 2013

Q4:综览全系列产品会发现,许多都有调整结构的功用,会有这样的巧思背后有着什么样的考量吗?

这跟我出身是机械背景有很大的关系。

台科大求学阶段的长时间训练,让我具备机械工程师的思维,看到一件产品时,无法不去注意其本身的结构问题。因此,我会想将我的智慧结晶付诸于产品之中。另外,市面上玲琅满目的设计,要如何创造产品优势与独特性,也是很大的考量之一。
生活其实可以很简单地就经由一些小巧思,达到赏心悦目及功能的目的。不过同样的,每个部分皆有其存在的目的,而非画蛇添足。

以吊灯DOME来举例,当初考虑到使用者在灯吊高的情况下,容易有眩光的问题,因此才在灯泡底部加上一个可移动的灯泡盖,让使用者能在舒服的情况下使用器具,也能轻松更换灯泡。

另外今年新品系列里,询问度很高的LALU+ 吊灯,可以从“一”转“十”的十字性结构,就是顾虑到每个人对光亮度的需求不同,单纯地用餐情况下,也许长型就够,但若是有在桌上工作等光照需求量较高的情形,将吊灯转为十字,让光照集中,就能简单达成使用目的。
还有,我们有些人家中餐桌其实是圆桌,而非长型桌,十字形的吊灯,就很适合放在大圆桌之上,也不会太暗。

▲ LALU+ 拉鲁/ 2014

Q5:最后,想请你在所有设计中,挑出三件最喜欢的作品

DOME 苍穹 、Hercules 海克力士,还有即将推出的新品 PLANET 行星。

▲ DOME 苍穹

▲ HERCULUS 海克力士

▲ PLANET 行星

DOME 是一盏完整兼顾到外表简单美观,以及实用面的考量的作品,反射罩与灯泡盖之间的意外反射效果,都是让这盏灯即便推出这么多年,依旧受欢迎的特点。

Herculus 算是自己第二个儿子(第一个是UFO),在UFO 推出约10年后,我再设计海可力士这盏灯。
原UFO卤素灯有着体型偏小、不够亮的缺失,这对使用长桌的人造成不便。如同前面提到的,设计是将生活上的不足修正,所以就设计一盏适合一米五以内的桌子。
可以多部位调整的灯体,更展现物品本身的机械结构,搭配当时兴盛的调光功能,让这盏灯,兼具设计、工艺,以及实用特点。
今年新品 PLANET 就像是第三代。
其实这盏灯的概念好几年前就开始萌生,但它有太多需要克服的结构问题,不断尝试后,直到今年才正式推出,可以说是我设计路程的小结晶。“

我想,这世界是没有完美产品的存在,对于设计/产品研发的人来说,当产品完成推出时,就开始对他不满意并且持续修正。我到现在还是会将产品放在桌上,持续把玩。

更多文章

SOL 日恒 F
SOL 日恒 F
SOL 日恒 F
SOL 日恒 F
Top